Dr.x的优等生溪溪🎈

走了 没有我想要的

想要的得不到 就毁掉
或者毁掉自己 看不到就好了

看书,看“长大”

❗有点长预警❗
❗瞎bb预警❗
❗有点鸡汤味预警❗
【今天读到一篇很棒的文章,从中读到了对性格缄默的人的理解。我也相信,内敛沉闷的人大多心思细腻,对外界的感知也会更敏感,故此更加不会伤害他人,而聒噪之徒反之。那篇文章在这一点上令我产生共鸣。它的灵魂让我感动。突然发现,我也可以定义此类文章为“很棒”,回想过去八年,完全是另几种形态了。】
十岁时看郭敬明,最小说堆满一袋
喜欢华丽词藻,家破人亡的感情债
十四岁看韩寒,高歌《平凡之路》
被一句“喜欢就要放肆可爱是克制”
感动到眼泪止不住
十六岁看庆山,背上行李去墨脱
喜欢文笔清丽,可望而不可捕捉
后来的郭敬明变成了郭导拍了烂片
于是网民说我是脑残粉
后来的韩寒承认他那句话毫无道理
于是朋友说我是愤青
后来的庆山退隐江湖禅修不问世事
于是我爸妈很担心…
后来的我不再看《最小说》
但还是怀念课桌下的翻书声
后来的我不再看《他的国》
但还是相信一束光会为我带路
后来的我不再看《素年锦时》
但还是爱上了洁白芳香的花
所以呀,我可以是脑残粉也可以是好学生,可以是愤青也可以是文青,可以对烟火人间拂袖而去,也可以大隐其中处之淡然。无论我看了哪些书走了哪段路,它们总会教给我一些东西,带我去经历一番风景。原来这世间从来没有白看白走的道理,也不会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定义我的下一步。
世间万般姿态,不过行色匆匆。缘起而聚,缘尽而散。而在起落之中的我,不知不觉就长大了。

八月七日想说的话

❗有点长预警❗
❗瞎叨叨预警❗
(这篇有点特别 轻中重度精神洁癖请绕道)

之前关注的一个歌手,一年前因被查出人品问题退圈了。今天偶然听到他的歌,又去微博逛了一趟,没想到他一个月前开始发歌更博,貌似是复出的节奏?

说来还真是有趣,多亏他的大黑料上了热搜,我才知道有这么个人,才听到了他的歌。说实话,确实被惊艳到了。现在的流行歌手(尤其是网络歌手)大多唱歌只动嗓子。可能是各种媒体发达,虚拟的台子底下,声控太多脑残粉太多,资本流动得也快。声音好听就是老天爷赏饭吃。新歌往上一推,热评各种沉醉于深情低音炮,且不知人压着嗓子偷乐呢。

刚开始听歌那会儿也是,谁声音苏跑谁那儿听去。后来这网络里漫天的“中国好声音”听多了,也就渐渐察觉出不对劲儿了。你是声音好技术好,但就是没觉得你唱的好。

知道了:我得去听唱歌动感情的。复杂的社会,放纵的欲望,哪儿能感动地唱歌?除非那歌是你自己写的。哪儿原创歌多?纵身跳入民谣圈。

喜欢上民谣,基本就和大众化和卡拉OK say goodbey了。人家真有才,人家自己唱歌时都被自己感动到痛哭流涕,民谣就没有不伤感的。

还没听够,想听既用嗓子又动感情的,哦对了,还不要伤感。不知道你们找没找到,结果我是终于找到了,只是十全十美不了,那歌声的主人是个万人唾弃的人渣,还退圈了。

并不是没有了解那件事,歌手在现实中那么十恶不赦。我也问过自己,为啥就觉得一个这样的人唱歌好听?后来热搜下去,各路人回各路,歌声还在,我也就淡然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人我也懒得了解,我就是喜欢他唱歌。

又去了云村,听人说他的歌各大平台不给通过,现在发歌都在b站投稿里,好像还是靠着和别人共用的号。我去了b站,恬不知耻地想:复出真好,复出就能接着唱,新歌真是好听啊。弹幕里评论里扫一眼,还是啥人都有,什么立场都有。我心想我只听歌,随手转发了一条,没想到几分钟后收到转发通知的回复,都奇怪我为啥转发宣扬一个人渣唱的歌。

回复里有一个人给我发了私聊,解释说他是黑粉,但是他只黑这歌手一人,而且黑得很理智,看出我是纯粹听歌的路人,劝我不再转发或评论。我对他的建议和帮助表示感谢,又忍不住有些感慨。我问他:既然黑,为什么不黑个彻底?他说:不黑单纯粉丝,表达爱意无罪;不黑夸歌的,喜欢听歌没错。我听得有点懵,他尚且不是职业黑粉,就要顾忌这么多。

我说:黑人和粉人都好累,我还是当路人吧。

喜欢和讨厌,爱和恨都是强烈的情感,有时候恨一个人甚至比爱他还要累。爱是暖色,最明亮的粉最炽热的红,蒙蔽求爱者的双眼,瞎到自己都看不见。可恨是蓝到黑的那种黑色吧,在胸腔炸裂,在脑海呼啸,在寂静无声的夜蔓延着,反作用在自己身上。

时至今日,我竟十分羡慕拥有这种感情的人。趁年轻,爱的死去活来恨得咬牙切齿是不错的事。带着伤进入感情,对待一切都变得淡淡。不掐媚不挽留,相聚分离完全随缘。无意中会惹恼别人,被认为清冷无情。

所以年纪轻轻,规划好短短一生:不结婚,中年送走了父母,就算尽了尘缘,逃去深山禅修至死。朋友质疑说做不到的,万一再有了所爱之人便不会放他走。可我想要的人,这时代孕育不来,本就举世难寻。即便找着了,我的倨傲,已然是千疮百孔,这样一颗心怎么拿的出来给人家?即便他要,公平吗?

在感情里受伤的人,习惯砌墙将自己围起来,实质上是在等一个破墙而入的不法之徒;
带着伤再进入感情,保护层长在皮肤里,层层晕开挥发在空气中,此消彼长,源源不断。
故,处处设防,处处碰壁。

难受的时候 复发的时候 经常有人和我说 一切都过去了

我哭着又笑他们 没经历什么的人 风轻云淡的样子

让我羡慕

被认为是足够高傲的人 目空一切 满脸平静与疏离 熟练地拉开弓弦 对准镜子里心脏的方向 没有感知 即没有痛苦

回头看曾经的日志 一鼓少年愁的可爱劲儿 儿时的朋友说更喜欢现在的文字 和以前的我

快乐的时候顾不及想这些 黑暗袭来 思想变得敏感和湿润 不负责任地想如果当初没有挺过来 现在会不会更轻松 想真的会有另一个世界 像一个中二病

曾把生活喻成音盘上的凹槽 我跳出自己的凹槽 三年后回来 沾染了苦味 拖出一道低沉的和弦

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这样怎么行呢 有些事情怎么就过去了呢 施暴者活的很好 因为把苦痛丢给了陌生人

有疤还没完全愈合 我揭 人人说我做作 不揭 人人说我逃避

我哭着笑了 抬起头 回答 你们说的对 一切都过去啦

攥着锋利碎片的手 瑟瑟发抖

北京,北京

LOFTER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在这里看到一位摄影师的作品,拍的是夜色下的CCTV和周围高楼街道,让我不禁回忆起这三年,在北京的时光…

❗长文预警❗
❗瞎bb预警❗
(微博@你的溪溪1314520)

长在华北油田的孩子,父母都是工人,一大堆人蹲守着鸟不拉屎的荒废县城,一口再也打不出什么的枯井。跟随大人们看厂里安排的电影,铁人王进喜呐喊着逐渐陷入黑黝黝的石油里,这是我最深的童年阴影。

河北离北京近,所有的好政策通通绕过我们,所有的户口、地方判卷、低分数线都跟我们无关。这里的领导对中央政府有种执念,挤破头也要升官发财;这里的孩子对北京有种执念,得了空就往北京跑。

童年去北京,在秀水街看一对外国夫妇吵架看得入迷;路过还没那么火的南锣鼓巷,只感到荒芜和平静;东单某个大商场的地下超市里,第一次鼓起勇气和黑人姐姐说话,帮她搬了一整箱可乐…

最喜欢的还是动物园里那只海豚,被选中亲吻它似乎花光了我全部的运气。直到现在还是有当海豚饲养员的想法,模糊但不可磨灭。

高中查出精神疾病,经常无目的无意识地流泪,有段时间甚至无法说话,只是机械性地重复几个字…我是独生女,父母决定带我去北京就医。

世事无常,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和北京重逢。

最喜欢医院门前那条路,两排茁壮优美的银杏,一年四季都是耐看的。生病养成了很怪的习惯,去一个地方一定要抬头看看。住院部旁有柿子树,果实没人管,雪后的冬天还有鸟来啄食。门诊大楼左侧的桑树瘦而高大,乌鸦立在树枝上。

出院是十一月,全家去爬香山。爸爸说,爬完这次山,坏运气都没了哦。红叶已经掉下来,石阶上爬着很多肥大的臭虫。虫壳上花花绿绿的斑点,是山里最鲜艳的颜色。

北京的树绿,天蓝,花艳,所以在我的印象里,它始终是温柔的。

还想写北京的晚风。姐姐回国,我们接机的路上,穿过傍晚的朝阳区。车窗外渐渐繁华的街道,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厦的锐利轮廓在光晕里变得模糊。我喜欢开窗迎接晚风,有丝丝的凉意,北京的晚风没有味道,中和了一切。

那以后,有人和我说:在这座淡漠的城市里,游客很热闹,北漂们住着阴冷的地下室,学生憧憬着,金字塔顶端的有钱人喝着红酒。

每个人眼里的北京都不同,东城和西城都不同。

白如白糖

偶然看到一个理论,写26岁的女人要比19岁的迷人,突然觉得这个理论很可笑,并以此引发了新的思考,这篇文章由此诞生。
(想知道这里有没有电脑版 八月换笔记本就能在这里写了 用手机写真的不舒服)
(原文在微博@你的溪溪1314520)

❗长篇预警❗
❗枯燥预警❗

提出理论的人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因为年轻的女孩还对爱情有美好的向往,不能满足男人的“睡过就扔,轻轻松松”理论。而二三十岁老阿姨就不一样了,在各种男人的床上各种放纵自己,人家都觉得她迷人死了。(笑)

但试问:这样的“迷人”迷的是什么?真的是人吗?还是生理器官?这样的“迷”可以持续多久?到最后还不是玩完被扔一脸懵。

现代社会是开放了,但还不至于开放到人不做人做禽兽的地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理论出现,究其原因,还是那一代人的童年被管教严了,总想着挣脱束缚寻求自由,趁着自己父母老去没功夫管自己了赶紧振翅高飞九重天,要有多自由就有多自由…

高中是省重点中学的鸿鹄班,我们班主任是一位兢兢业业的中年女性。从开学时她就一直在强调一句话“绝对的自律就是绝对的自由” 。本人愚钝,高一未能理解这句话。后来身边越来越多的同学违纪被停课处罚记过,到了高三全班排名早已颠覆了入学名次,靠前的普遍不张扬不做作,每天默默学习和生活,心智比同龄人甚至长辈都要沉稳平静许多。他们不“迷人”,但又是最迷人的存在,他们在物质世界里绝对自律,得以在自己的领域绝对自由。

身为女人,我们可以不遵守老一辈的条条框框,但在自己内心要有一条红线,无论外界如何变化,都不会轻举妄动,这是为人的自尊和尊严。

究竟什么样的女人迷人,这真的和年龄无关。有的女孩刚成年就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怎么去努力,什么可以靠近什么应该远离,也有四五十岁还没有稳定工作与家庭,跟不同的男人消费时光的“迷人”的老阿姨…什么女人是迷人的?这个问题的构成因素太多了,年龄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武志红有部心理学著作名叫《巨婴国》,分析了当代国人的普遍性童年阴影-一个羸弱而焦躁的母亲,一个强势而幼稚的父亲,培养出近几十年中国社会普遍出现的“巨婴”成年人。他们的婴幼行为表现各不相同,有的表现为口欲期不满,即我们所说的肥宅…有的表现为表达障碍与理解障碍 ,即网络普遍出现的杠精和键盘侠…有的增强在性格上,心理疾病就广泛蔓延;有的影响了性行为,各种性怪癖开始流传…

这本书针砭时弊,言辞犀利,故在短时间内被国内外心理学爱好者抢购一空,同时也被我们英明的政府打压,束之高阁。当时有学者称这次打压政策为“当代中国版‘焚书坑儒’”。

超前的真理和实话,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被允许,任何时期的任一统治者都不会让自己的臣民“太聪明” 。于是他们会寻求各种借口压榨他们的想法…

比如“这是反党章的” 比如“这是陈旧观念” 比如“你还太年轻太幼稚”

一个披着风尘面皮的巨婴说:你还太年轻思想太幼稚…我想不出有什么比这更加可笑…

看过《读者》上的一篇文章,写作者的妹妹很喜欢写小说,却往往因为文笔稚嫩单纯被大家嘲笑。她写:“我是一粒白糖,落入人间俗世百般浸染,变成红糖…”

作者读之,为其感动,加上:“白如白糖,最好,不要变成红糖。”​​​

看起来好像挺有意思的…
找到了一个新的小窝??
谢谢 @怎么做人 画手大大介绍
这里真的太棒啦!💜